動物大觀     首頁 > 科學普及 > 科普文章 > 動物大觀
中國北方家雞的馴化之謎
2018-10-11 來源: 作者:彭旻晟
0

  作為世界上飼養最多(約200億只)的家養動物,家雞已經成為人類社會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自達爾文以來,家雞的身世之謎一直頗受關注。目前學界普遍認可家雞的主要野生祖先是紅原雞(Gallus gallus)。然而,關于家雞是在什么時候以及什么地方完成馴化的,依舊是撲朔迷離。近年來,關于“中國北方是否是家雞的馴化中心”引發了持續的爭議,也反映出當前家雞馴化歷史研究的諸多困難。 

  中國北方是公認的粟黍農業的起源中心,其時間可以追溯到距今約一萬多年前的全新世早期。一般認為農業起源伴有家養動物的馴化。動物考古學的研究表明黃河和淮河流域在距今約9000年前就出現了豬的馴化。同時,一些考古遺址出土了“疑似家雞”的鳥類遺骸。然而,相比于大型哺乳動物,包括家雞在內的鳥類的遺骸保存狀況要差得多。這使得基于骨骼測量的形態比較手段難以鑒定這些零碎的遺骸是屬于家雞還是野生原雞。隨著分子遺傳學技術的發展,自2007年開始,研究人員開始嘗試解讀從古代家雞遺骸中提取出的DNA信息,力圖描繪家雞馴化和擴散歷史的諸多細節。 

  2014年年底,由中國農業大學和德國波茨坦大學研究人員牽頭對中國北方出土的“疑似家雞”遺骸開展古代DNA研究,最終分別獲得了13個樣品的線粒體DNA(mitochondrial DNA;mtDNA)COI基因159bp序列和8個樣品的mtDNA控制區(control region)326bp序列。通過和已發表的數據進行比較,研究人員發現距今約一萬年的黃河流域中游地區的古代雞中含有現代家雞的幾個主要單倍型,揭示出黃河流域的原始種群是現代家雞的祖先之一,并證明了中國北方地區是家雞的一個早期馴化中心。相關工作以封面文章的形式發表在著名學術刊物《美國科學院院報》(PNAS)后,受到廣泛關注。 

  然而,隨后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對相關古代mtDNA數據分析發現序列中含有PCR擴增反應的引物序列,存在明顯的質量問題。同時,由于相關工作缺乏對古代DNA保存狀態的評估,以慕尼黑大學和牛津大學為首的一批國外學者對研究的真實性,甚至對考古材料本身進行了質疑。隨后,來自北海道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京都大學的學者對中國北方和中部地區18個遺址出土的429份“疑似家雞”的遺骸重新進行了梳理,結果發現沒有一份能被明確歸為家雞!以慕尼黑大學牽頭的國內外學者通過重建全新世以來中國北方的古氣候條件,認為野生紅原雞不可能生活在北緯25度以北地區。這一系列的質疑也先后發表在包括PNAS在內的國際學術刊物。這令“中國北方是一個家雞早期馴化中心”的觀點顯得風雨飄搖。 

  如果中國北方是家雞馴化中心,那么當今的中國北方家雞群體中很有可能保留有相關的遺傳標記。最近,來自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嘉應學院、華南農業大學、云南農業大學等國內外多家院所開展合作,試圖通過大規模研究現今的中國北方家雞群體來追溯相關“馴化標記”。研究人員首先分析了已發表的大量家雞mtDNA數據,發現mtDNA單倍型亞類群C1可作為探討中國北方家雞群體歷史的候選遺傳標記。研究人員發現單倍型亞類群C1的遺傳多樣性在中國黃淮流域最高,提示黃淮流域可能是C1的早期擴散中心,時間距今約2500年前。這一時間要明顯晚于家雞的馴化時間,相關結果并不支持中國北方是家雞的一個馴化中心。 

  為解開家雞的馴化之謎,來自考古學和遺傳學的研究人員還將繼續探索。面對重重困難,尋求開展多方合作,運用包括古代DNA、群體基因組學以及穩定同位素分析在內的多種分析策略,有望撥開家雞——與我們關系最為密切鳥類,身上的重重迷霧。 


Copyright © 2018-2019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華區教場東路32號  郵編:650223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滇ICP備05000723號
新11选5是不是骗局